NBA篮球

新冠后遗症余波难平!他们治愈后状态截然相反

18views

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罗珂

距离上赛季戈贝尔被检测出熏染新冠整整一年已往了,30支NBA球队虽然回到了自己的主场,但有一半仍在空场竞赛。新冠病毒在美国已经夺走了跨越50万人的生命,而且疫情仍在继续。陆续有球员染了病,有些球员已经恢复康健,有些球员仍未能脱节困扰,有些球员因此失去了所爱的家人,有些球员悬念着还没有康复的亲友……身病、心病,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。

霍乐迪受影响,仍未恢复最佳状态

“我感受自己速率变慢了。”朱·霍乐迪感伤道。

作为雄鹿去年休赛期最重磅的引援,这位曾入选全明星、正值当打之年的控卫,由于熏染新冠病毒,从今年2月8日客场对掘金起高挂免战牌,直到2月28日主场对快艇才回归。缺阵三个星期,10场竞赛没打,霍乐迪状态不佳可以预推测:他替补进场18分钟,5投1中仅得1分,创下了四年多以来最低纪录。赛后他坦言,自己的状态拖了球队后腿。

“熏染新冠病毒的症状很显著,有点痛苦,身体疼,感受冷。”霍乐迪透露,“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,我只能只管让自己的头脑保持苏醒。”

远离球队的十多天里,霍乐迪通过电话、短信和Facetime和人人保持联系,但他无力阻止球队输球:这时代,雄鹿遭遇五连败,其中雷霆和猛龙(2场)实力并不算强。幸好,雄鹿在霍乐迪复出前又连赢4场,只管对手雷霆、国王、森林狼和黄蜂实力有限,但总算止住了颓势。

“听上去简直难以置信,但我以为这是好事。”谈到雄鹿在自己休战时代的显示,霍乐迪说,“我以为这给其他球员提供了出头时机,这也解释我们是一个异常优异的团队。”霍乐迪复出后,雄鹿除了惨败给掘金一场,其余竞赛所有获胜;不外在重回主力阵容并增添进场时间后,霍乐迪单场得分只有一场跨越20分,显然还没有恢复巅峰状态。

直到现在,霍乐迪仍然说不清晰自己是若何被熏染病毒的。他说自己一直遵守NBA制订的相关条款,并接纳了分外防护措施力争确保平安——由于妻子劳伦曾患过癌症,霍乐迪对此异常重视。“不知道怎么熏染的,也不知道在那里熏染的,幸好没有其他人被我感染,我的家人都很平安,没人染病。”霍乐迪感伤道,“我一共隔离了11天,由于有显著症状,以是这可不是闹着玩的。但我很喜悦每小我私人都挺好,现在我也挺好。”

霍乐迪并不是唯一熏染新冠病毒后有症状的NBA球员。2019年12月23日,加里·佩顿二世和奇才签约,在NBA因疫情暂停前,他打了29场竞赛,场均14.9分钟获得3.9分2.8篮板1.7助攻1.1抢断。2020年7月,佩顿二世和队友托马斯·布莱恩特被检出熏染新冠病毒。在位于拉斯维加斯的家中隔离时,佩顿二世说自己感受就像染上了流感:发冷三天,流鼻涕,不想吃器械……“我的身体仍然很康健,我接纳了预防措施,做被允许的事情。”佩顿二世说,恢复康健后,并没有NBA球队给自己一份条约,“这个时机错过了,我只能再缔造另一个时机。”

公牛曾多人熏染,影响了球队战绩

纽约&洛杉矶:NBA上演双城记 巨星扎堆抱团太疯狂

2021年1月,NBA隶属同盟G联赛选秀大会上,佩顿被猛龙队的隶属球队猛龙905队选中,来到了他在半年前想去但没去成的奥兰多园区。13场通例赛,他场均获得10.8分2.5抢断,这样的数据并不太有说服力。佩顿二世说,他从自己的父亲、前NBA巨星加里·佩顿那里获得了些建议,“他给我的所有解决方案无外乎,‘去拿球,然后尽可能多得分。’我想,好的,爸爸,昔日的榜眼秀(加里·佩顿在1990年NBA选秀大会上被超音速在第二顺位选中),您固然可以予取予求。我可不是榜眼秀。不外他一直辅助我,竞赛打完和我谈天,只谈篮球。他总能够让你感应温暖。”

2020年12月31日,公牛客场对奇才的竞赛尚未开打,马尔卡宁、潇洒兰斯级和阿尔奇迪亚科诺三名公牛球员已然打道回府。受同盟康健平安协议所限,他们只能回到自己家,开启自我隔离。“那段时间,我只能呆在公寓里。”阿尔奇迪亚科诺回忆道,“两个卧室,两个浴室,一个客厅和一个厨房,我能做的事情没若干。我有一小块瑜伽垫,以及泡沫轴,另有几张乐队唱片,有点儿像坐牢。我着实是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,只能尽自己所能保持头能苏醒。”

另一位公牛球员钱德勒·哈奇森,在得知自己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,选择在华盛顿当地一家旅馆住了10天。“染病的症状看上去就像重伤风,最先是发烧,到了晚上会发冷。若是你得了流感,就是这个感受。”哈奇森说。

回到芝加哥的萨托兰斯基,得知自己和公牛一名事情职员的新冠病毒检测也呈阳性,可能是被先被检出阳性的诺阿·冯莱感染了。萨托兰斯基说,他最体贴的不是自己能不能尽快痊愈,而是家人有没有被熏染。“当我直到自己呈阳性,感受很无奈,那着实是个艰难时刻。”幸好,萨托兰斯基的家人检测效果都是阴性。

除了上述几位,坦普尔也在去年11月被检测出熏染了新冠病毒。公牛教练组的4名成员,也受康健平安协议所限缺席过竞赛。哈奇森感伤道,这样的飞来横祸着实防不胜防。“在没有复赛那种隔离园区的情形下,发生推迟竞赛的事是可以预料的,整个赛季你都能看到差异球队受到了怎样的影响。”

特纳父亲中招,吸收教训防疫

黄蜂先锋迈尔斯·布里奇斯并没有熏染新冠病毒,但他受到的危险并不比霍乐迪们少。

凯夫林·B·琼斯是受人尊重的牧师,也是布里奇斯的人生导师;但在今年3月25日,琼斯被检查出熏染了新冠病毒。虽然他很快就住进了医院,但仍在一天后猝然离世。“这真的让人伤心。”布里奇斯坦言,这个意外让他犹豫不决,一时间没法将注重力集中在篮球上,“每年圣诞节,我都看到他分发食物和礼物给别人,就像照顾家人一样。他对家人也很好,带着全家去度假。我一定会忧郁,希望人人继续注重平安,戴好口罩,养成优越的习惯。”

新冠疫情也打乱了奥拉迪波的设计。由于股四头肌腱断裂耐久缺阵,奥拉迪波上赛季复出后状态很差,前八场竞赛场均只得10.8分;去年3月10日对凯尔特人,奥拉迪波拿到赛季新高27分,但一天后,他发现没有竞赛打了,连训练馆都用不了。“我没有足够资源或用具,充实行使好那段时间。”奥拉迪波说,“我们哪儿都不能去,我不得不在车库里磨炼身体。”四个月后NBA重启,奥拉迪波不知道自己该不应去奥兰多报道,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和精神是否做好了准备。“那时我很想搞清晰,是该去照样不应去。不是我处事犹豫,而是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准备好了。我想辅助球队,不想由于强行出战而危险到球队,或者把自己弄伤。”

一度宣布不打复赛的奥拉迪波,最终照样随步行者去了奥兰多。他在6场通例赛场均获得16分,在季后赛首轮对热火的系列赛场均获得18分。“那时刻,我距离100%的状态差得远呢。你能看得出来,从我的脸上,从我的动作,一切一切都看得出来。但我可以进场了,我很喜悦自己做到了。”

2020年3月24日,步行者中锋迈尔斯·特纳的父亲大卫·特纳在浴室里昏迷了。几个小时后,恢复知觉的他告诉家人:“我要去医院看看。”最初,大卫被诊断患上了肺炎,但三天后的复查效果显示,他熏染了新冠病毒。“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,不知道他能否战胜病魔。他昏迷过,不知道能不能痊愈。那段日子我真的很拿过。”迈尔斯·特纳回忆道,“作为家人,我们都忧郁他。”

住院时代,大卫体重降了40磅之多,也一度病危,但最终照样治好了病。只是出院后的他,仍然留有后遗症。“好比他从厨房走到卧室就会气喘吁吁。”迈尔斯·特纳说,“他要重修自己的呼吸系统,调整饮食习惯。”在眼见了父亲的遭遇后,这个大个子示意,会严酷遵照NBA的相关划定。“不去外面餐厅用饭,不去俱乐部,没有正常的社交生涯。我们对此异常重视,由于你绝不想成为一个陷他人于逆境的人。”